当玩家成为IP建设者:关于《阴阳师》的3个故事

一个好的游戏不仅在于它是否拥有出色的玩法、美术、音乐,更在于它是否触动了人们心中真实的情感,是否为人们带来了美好的联结。

作者池骋2020年10月16日 18时14分

《阴阳师》已经运营4年之久。艾瑞近期发布报告称,《阴阳师》用户总规模达到1.6亿、IP价值评估702.2亿,这证明《阴阳师》依然保持着它的旺盛生命力,而这种生命力在手游市场上并不常有——为什么《阴阳师》能够做到这一点?

于是我采访了3个与《阴阳师》有关的人。他们是竞技选手徐清林、同人漫画家刘巴布和运营投稿帐号的屋屋。他们都是从2016年开始玩的、最早的一群玩家,并借着《阴阳师》走上了不同的创造之路,至今依然活跃在与《阴阳师》相关的内容平台上。

我在这些玩家的故事中,找到了各自的答案。

1.

徐清林对数字敏感。

我问他:“什么时候开始玩的?”

他回答:“2016年10月2号。”

从一开始,他就对《阴阳师》的PvP着迷。“我就是自己学。”徐清林说,刚进游戏,1000分的时候他就想做本区第一,但这不是那么容易。

为了让我理解其中的难度,他先跟我详细介绍了PvP的分值系统。“从1000分开始,200分一个段位……10段以后就是上名士,名士就是一星一星地来……赢一局加一星,输一局减一星,最高能达到150星甚至180星。”

“1000分到本区第一之间可能差不多几万人,有几万人比我强,就好像一个学校的倒数第一突然说要考全校第一。”徐清林说,“好多人那时候都笑我。但我想着要做第一了,就天天找攻略看视频,一点一点地学习,一点一点地进步。”

逆袭之路也由数字构成,徐清林如数家珍。“一开始是1000分,第2周我就上到1200,第3周我就上到了1400,第4周我就上到了1600,第5周我就上到了2000,第6周我就上到了8段(2400)了。”他继续说下去,“两个月的时候我已经打到前百,3个月的时候我就打到前10,不到4个月已经打到本区第一了。”

“一般人可能在3000分以下,1000多分、2000分居多,能打到2400分8段的,在《阴阳师》里可能不占1/10,能打到30星大名士的可能5%不到,然后能打到100星以上的1%都不到。”

他笑了一下,“我平常是150星以上。”

2.

对数字的敏感让徐清林在对弈竞猜中一举成名。

对弈竞猜是《阴阳师》中不定期上线的活动。在活动期间,官方每隔两小时开出一场自动战斗模式的对局,并展示对局中的双方阵容。每一方都有5位式神,玩家能够在开局前查看双方的各项数据,选择自己支持的阵营并投票。

不定期上线的对弈竞猜活动深受玩家欢迎

徐清林告诉我,对弈竞猜对玩家而言是一种福利。“它会产出很多游戏的道具,最主要的就是蓝票。”

所谓“蓝票”,在游戏里的名称是“神秘的符咒”,用于召唤式神——也就是抽卡。虽然蓝票并不是唯一用于抽卡的虚拟货币,但只有蓝票可以十连抽。对于《阴阳师》玩家来说,仅凭日常的那些途径无法获得足够数量的蓝票,对弈竞猜是一个额外的机会。

徐清林告诉我,他是高玩中第一个做对弈竞猜的,也就是带领玩家们下注。

他跟我讲起鼎盛时期的情况,“那时候是50个区,每个区的对局都不一样,每两小时就有一局。”对弈阵容会在比赛开始前两小时公布,也就是玩家有两小时的时间做出分析,但时间对徐清林来说相当紧迫——因为他要看完50个区所有的对局,迅速做出判断,并且把自己的预测公布出来。“你要在一两分钟内给出这一区的预测,每个区都看完大概就花一个多小时了,然后再发微博。”他回忆道,“那时候一天我要直播10个小时,再加上不停地更新微博,感觉一星期下来我能瘦五六斤,特别耗费精力。”

对弈竞猜涉及到复杂的计算和判断,对水平要求比较高

徐清林再一次用数字向我解释他的工作原理。“要去分析双方的阵容,去分析系统的AI,各种分析。但有时候还是看运气的。你分析再多——比如说,很简单的,百分之百命中的控百分之百抵抗的,它的概率就是50%,但是它控制还是不控制你是不知道的,对不对?”

我大概能听明白他在说什么,但无论如何这背后的原理也称不上“简单”。

徐清林还在继续解释。“大部分的局可能都是五五开或者六四开或者三七开,但即使是三七开,那30%也是有机率赢的,对吧?所以最后大部分人赌赢的可能连50%都不到,超过百分之六七十的很少。”

“我的胜率平均能达到80%。”他说。

“怎么能这么高呢?”我问。

“因为比较喜欢动脑分析,对游戏的理解还可以吧。”徐清林简单地回答。

“玩《阴阳师》对你的生活有什么改变吗?”我问。

“有的。”他很肯定地给出回答,然后陷入了小段的沉默。

“毕竟《阴阳师》,现在你看到的《阴阳师》……”他咕哝了一会儿,“因为我是个很争强好胜的人,《阴阳师》能拿到两次世界冠军,对我来说就是个人……个人……这么说吧,自我实现上还是有很大的一个满足的,让我至少获得了一些成就感,然后我对这个游戏就会有更多的……怎么说呢,我不太会表达,有了成就感就会对这个游戏有更多的……互动什么的,就会产生更多的感情。”

“正面回馈。”我说。

“正面回馈。”他重复了一遍,“你玩这个游戏,你速度提了,强了一回,你就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。当然每个人的诉求不一样,有的人是喜欢抽卡,有的人喜欢打PvP排行榜,只要能实现自己的诉求,就会坚持下去。”

他的话逐渐哲学起来。“《阴阳师》是欧和非分得特别清的游戏。总有欧的时候,也总有非的时候,你要是一直非下去可能就会离开,尤其是遇上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强或者其他的什么问题,你就会脱离它。”他说,“就跟人生一样,大部分是不顺的,对吧?顺的时候很少,游戏其实也是差不多。”

“所以你在游戏里的人生比较顺吗?”我问。

“还行,我在《阴阳师》算比较顺的。如果比欧和非的话,我算是最欧的几个人之一了。”他强调道,“100万人里边最欧的几个人了。”

在他看来,他还是对自己喜欢的这款游戏做出了一些贡献的。“我帮助了很多新入坑的玩家能更快地融入游戏,能带他们少走很多弯路,能给他们提供游戏的攻略,让他们少花点时间,获得更多游戏道具,胜率更高。”他又一次朴实地摆出了数字,“大部分的人胜率可能低于60%,我能让他们哪怕提高几个点,他们就能多获得几张蓝票,有可能就抽到自己想要的式神。”

“只要完全按照我提供的建议做的话,肯定比大部分人自己做的要好。”徐清林显然对自己的技术很有自信。一提到斗技,他好像就能源源不断地说下去。“《阴阳师》还是很有社交性的一个游戏,大家在一起组队也好,一起研究斗技的攻略也好,一起进步,一起攻克,从不懂到懂这种成长……”

3.

“徐清林?我会看他啊。”刘巴布说,“很多时候出一些新副本,我就看他们的攻略。我觉得他们很厉害,对我们这些普通玩家的帮助也是很大的。”

漫画家刘巴布的《阴阳师》之旅也开始于2016年底。跟争强好胜的徐清林不同,刘巴布入坑入了两回,才玩了下去。“刚开始玩,抽卡,难打,很多东西新手都不懂。”刘巴布告诉我,一时间他好像有了很多东西可以说,于是他就用画画的方式把他玩游戏的体验画了出来。画完了就放上网,画多了就成了系列,也就是后来的《没出息的阴阳师一家》。

《没出息的阴阳师一家》记录了刘巴布刚开始玩的心情

对他来说,这一切纯属无心插柳。“我遇到什么事,如果觉得值得吐槽,可能就会画个东西、画个段子,慢慢就做成了一个系列。”他说,“更多是表达生活。画画是我表达的方式。”

《没出息的阴阳师一家》在2019年动画化,第一季总共12集,每集5分多钟,在视频网站上播出。“这个系列并不是一个连续性很强的剧情,就是生活日常,做成那种泡面番、单元剧。”刘巴布告诉我,从漫画改编成动画的过程中,官方修改了一些、添加了一些,但基本上保留了核心的梗。这是刘巴布作为原作者动画化的第一部作品。

《没出息的阴阳师一家》在2019年动画化并在视频平台上线

“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吧?”我问。

“肯定的。”他说,“《阴阳师》本来就是一个IP,有人物,有大纲,有剧情线,我其实只是创作一个同人故事,没有想到能发展现在这个状态,没有想到官方能看到我的作品,没有想到能够有动画化的合作。”

“很受欢迎吧?”我接着问。

他迟疑了一下。“是不是很受欢迎……这个我也不敢说。”他笑了笑,“也算是被承认了,可以做动画的水平这样。”

我在B站看到《没出息的阴阳师一家》第一季的动画版。它的评分高达9.5,播放量接近4000万,弹幕总数达到22万——但这些跟他的初衷比起来好像没那么重要。每当提起他的作品,他的措辞总是会变得严谨而认真,几次向我强调自己的初衷。

“对我来说,我的初衷是在一个大家都喜欢的基础上,通过这个作品获得一些共鸣,我觉得已经是一件很好的事情。”他说,“如果说我画这个是为了让玩家对这个游戏更有黏度……我不敢也不能承受这种重担。我不是要用这个方法去改变什么或者吸引什么——如果能做到当然好了,但我的初衷并不是这样,初衷就是从我自己这个出发点去表达想要表达的事情。”

虽然靠着这部作品积累起了一些名气,但他的生活状态也没有太大的改变。“生活方式和表达方式还是老样子,还是要靠作品去表达出来。”他说,“我们画画业内的人都会调侃自己是板砖属性……就是说,不管你有没有粉丝,只要你生活得继续,那就得搬砖。就算动画化了,就算吸引了一些粉丝,或者增加了一些名气,这些比较虚的东西,以后还是得去画画,去生活,去赚稿费。”

4.

4年过去了,刘巴布每天依然花不少时间在《阴阳师》上。

“《阴阳师》也是厉害,它竟然做到一天24小时都有东西让你去搞。”刘巴布显然对这个流程很熟悉,他向我介绍道,“早上打一些社团的常规副本,中午又有一个小时的斗技PvP时间,下午没有,但一到傍晚就开始什么大型的团队副本,还有晚上的斗技时间。整晚每一个时间段,你只要进那个游戏,它都有一个活动。”

“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玩下去呢?”我问。

“如果把它看作一个养成游戏的话,我投入了三四年的时间,就会舍不得。它一出新的式神,也会激起我的搜集欲望。”他说,“所以旧的你在养着他们,新的又准备来了,这一新一旧加起来就会让觉得游戏更像是第二个家……你点进去没什么事情做,也会点进去看看。”

4年下来,刘巴布已经不是从前那个“没出息的阴阳师”了。“资源够了,水平也上去之后,其实就不会那么没出息了!”他笑着说,“对游戏深入了解之后,体验就会不太一样。从以前那种难受和无奈变成现在有付出就有收获这么一个状态。”

“所以我现在画《没出息》的出发点会有点变化。”在成为一个更有经验的阴阳师后,刘巴布开始更多地着眼于游戏内容本身,“《阴阳师》新出的东西还是有很多新的故事可以挖掘的。我想针对新活动、新式神、新玩法,做一些故事性的表达。”

刘巴布继续画《阴阳师》,并更专注于表达的部分

身为职业漫画作者,刘巴布对于同人作品和官方原著的关系变化也有很深的体会。

“以前我在画《盗墓笔记》的漫画时,我感觉官方作品,无论是游戏还是小说还是动漫,官方跟同人其实是很割裂的一个状态……同人作者一旦靠它来获得一些小小的收入,比如出本子或者出周边那些,官方没抓你就不错了。那个时候我们都是自己为爱发电,偷偷搞。”他说,“慢慢地,可能官方那边也觉得同人这一块是为自己增加热度,这是一个可以双赢的状态,何乐而不为?所以很多官方和同人作者就合作起来了,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状况。”

看起来所有人都进入了一个美好的正向循环。漫画作者、玩家、游戏,都从这样的合作中收获许多。而对刘巴布来说,另一个意料之外的收获是,他在《阴阳师》里交上了朋友。

“我以前玩游戏都是当单机游戏玩,就是不管玩的好的坏的,我就自己一个人玩。我那个时候觉得什么社交属性就很没必要,你好好玩一个游戏,为什么要认识朋友什么的?”刘巴布说,“后来玩了《阴阳师》,它真的有很强的社交属性……渐渐地我觉得有朋友跟我一起玩,反而成为我继续玩的一个动力。”

寮里的朋友根据刘巴布的作品给他手工制作的生日礼物

“画《没出息的阴阳师》,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意义是什么呢?”我问。

“最重要的意义是它满足了我一个表达的欲望。每逢我画完条漫放上网,我都会觉得自己没有白过这些日子,因为我还是能靠漫画去表达自己的一些想法,也觉得比较充实。”刘巴布说,“可能这种事情对写小说的作者也是一样的。更新完一个章节,写完一部作品,我会觉得自己存在过,是一个自我价值的实现。”

“也不用太在意这个东西放出来受不受欢迎,有没有人看什么的,更重要的是它是我做出来的。我回头看自己画过的一些作品,我会回想起那个时间我经历过这么一个事情。它是一个纪念,一个印记,你不会忘记那段时间你是什么样的,所以我觉得这也是让我继续做下去的一个动力。”

“因为我是比较怀旧的那种人,总是会回头看一些自己做过的事情,让我自己觉得我是在这个世上活过的这么一个状态,可能扯远了,大概就这个意思吧。”他总结道。

我想起他为《没出息的阴阳师》写的介绍:“即使Boss永远刷不过、即使对战永远打不赢、即使SSR永远抽不到、即使组队永远组翻车、即使是倒霉的人生,也总会遇到一起努(dao)力(mei)的伙伴。”

是的,真是美好的纪念。

5.

屋屋是粉丝们对她的昵称。

屋屋在微博上运营着一个叫作“阴阳师万事屋”的帐号,每天接收和发布《阴阳师》玩家们发来的投稿。

阴阳师万事屋的帐号

和徐清林刘巴布一样,屋屋也是2016年底最早开始玩《阴阳师》的玩家。她看重的不是玩法,而是游戏的细节,“背景、故事、音乐、美术这些,细节上做得很好,我就会觉得这款游戏是打磨过的,就是值得玩下去。”于是她就玩下去了,还顺手建了一个关于《阴阳师》的微博帐号。

“从一开始我就有意识地在运营它。”屋屋告诉我,“对它也有一个比较准确的定位,就是为玩家们提供交流的平台。这个定位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。”

运营4年,屋屋有接近100万粉丝,她每天会收到大量的投稿。在阅读和筛选之后,她会将其中的一些发布出来。我问她筛选的标准是什么,她让我等一等,“我有把每一条标准都写下来,我找给你”。

不一会儿,她找到了。“我念给你听哈……这些是会被筛掉的投稿。第一个是雷同的,就是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有了类似的帖子。第二个是火星的,比如说游戏里有个彩蛋开服就有了,但4年后每周依然有很多刚发现这个彩蛋的人来投稿……”她接着往下念,“还有基础的问询,百度就能找到答案,希望大家不要做伸手党呀……还有那些只有官方才能解决的事情,其实自己联系客服就好,就算告诉我,我也只是帮大家去问客服。最后就是言辞过激、表述不清的……比如明显的CP向,这个最容易引战,不发的。”

在日常的操作中,屋屋不怎么翻阅这些标准——长期的运营工作让她养成了审稿的直觉,她往往看一眼就大概知道怎么回事、能不能发。

对于粉丝来说,她不仅是个关于《阴阳师》的投稿帐号,还是一个贴心的、值得信任的树洞。目前她最经常收到的一类稿件是情感类的,“有些是修成正果,有的无疾而终,各种各样的什么情感都有。”后来她意识到不是所有的粉丝都想每天看情感投稿,她就会在审稿时更有选择性一些,还给这些稿件标上一个叫作“平安京居委会”的话题。“喜欢情感类的人可以直接点进话题去看,不喜欢的人刷一下就过去。”

屋屋贴心地设置了一个标签,专门发布情感类的树洞帖

我问她:“你会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有压力的事情吗?毕竟你要接受很多人各种各样的情绪。”

“对,有时候会觉得是负担,但更多的时候会觉得大家相信我、愿意把自己的情绪分享给我,其实是一个很值得高兴的事情。”她说,“因为我本身其实也算是一个单机玩家,也是因为这个号我认识了越来越多的朋友。”

另一类经常需要面对的是有些抑郁倾向的粉丝。他们顺着《阴阳师》找到屋屋,对她产生信任和依赖,把自己的心情告诉她。“他们在情感上可能有轻微的障碍,平时跟我说的已经不止是游戏相关的内容了。他们看起来特别需要一个树洞倾诉。”

为了能第一时间看到他们的投稿,屋屋把他们都置顶了,“差不多有一整页。”

这些涌进私信的负面情绪确实给屋屋造成了一定的负担,但她已经逐渐学会如何调节自己面对它。“我会有选择的,我会在自己当天的心情完全可以承担这些情绪的时候,我才去看。如果我工作忙、压力大,我就让自己缓一缓,等心情转换过来再看。”

“我也不一定都能做到第一时间回复。”屋屋说,“我只是希望不要漏掉。”

6.

我问她:“你觉得从2016年到现在,《阴阳师》和它的玩家生态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呢?”

“最大的变化可能是这个IP它越来越大了。”屋屋说,“一开始我分享给大家的可能只是游戏里面的一些事,但现在IP做大的话,《阴阳师》3个字已经不只是《阴阳师》手游了,可能是覆盖到阴阳师整个IP和它周边一些延伸,一些相关的信息也慢慢地多了起来。”

屋屋和她的帐号显然是这种延伸中一个温暖美好的存在。在这个平台上,玩家们自由地吐槽、交流、分享快乐和建立友谊,甚至将这份情感从圈内传递到圈外。《阴阳师》成为了他们口中的“痒痒鼠”,成为了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。就像屋屋曾经在某条微博中写到的那样,“唯有‘阴阳师’这个名字,将你我紧密相连”。

“那么对你来说,运营这个帐号最重要的意义是什么呢?”我问。

“最重要的意义就是……当你真的帮助了某些人的时候,自己真的也会有成就感,有时候甚至有使命感。这种东西你平时是不会有的。”屋屋告诉我,她在跟玩家们交流的过程中,了解了很多人的生活故事,“明明大家都是陌生人,但是可以用这种方式萍水相逢,彼此沟通,甚至成为明明没有见过面,但是精神上却很默契、可以无话不谈的朋友。这种境遇其实在别的地方是不会有的。通过万事屋,我做到了这一点。”

对屋屋来说,日常的惊喜就是收到粉丝们突如其来的表白。

屋屋的邮箱和私信经常收到类似的表白

在作为万事屋存在的日子里,她感受着玩家们的信任

“像这样……有很多素未谋面的朋友,你能感受到他们对你的信任,还能跟他们共情,甚至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他们反倒安慰了我……”屋屋说,“他们真的很真情实感,这些时候会让你感觉那些负面情绪完全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你看到这样的一条感谢,你什么坏情绪都消失了。你就会只想着’这个号我一定要做下去’,充满了这种心情。”

7.

对于竞技选手徐清林、漫画作者刘巴布和投稿帐号运营者屋屋而言,《阴阳师》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生活,他们也成就了我们今天看到的《阴阳师》以及围绕它而生的玩家生态。在未来,《阴阳师》还将展开多样化的跨界合作,不仅让衍生文化丰富IP的血肉,也让IP走进不同的文化圈层,拓展自身的影响力,成为大众生活的一部分。

说到底,一个游戏究竟怎样留住它的用户?或许答案有很多,但秘诀只有一条,就是落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。一个好的游戏不仅在于它是否拥有出色的玩法、美术、音乐,更在于它是否触动了人们心中真实的情感,是否为人们带来了美好的联结。

我想3个故事的主人公都会同意:《阴阳师》确实做到了这一点。

* 本文系作者投稿,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。

3

作者 池骋

不想当哲学家的游戏设计师不是好的storyteller。

查看更多池骋的文章
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

绑定手机号

根据相关规定,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,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。

按热门按时间

共有0条评论

关闭窗口